标签: 高考语文质量测试卷

2018年高考语文北京卷深度解析

高考语文试题及各地作文题,年年都是焦点话题,尤其随着新高考的推进,其受关注程度更盛。今年高考已过去两周,高考语文北京卷试题仍在持续引发热议,小编特邀请相关专家和老师,对高考语文北京卷试题及作文题进行深度解析,敬请关注。

一份结构完整的语文试题就是一个丰富的微型精神世界。倘若作一番冷静探究,我们会发现:北京卷呈现着人才选拔、学科导向、质量评估等等多重价值效能,业已在全国基础命题测试平台上展示出“首善之区”高水准的专业风采。兹以近年某些典型试题为例,浅议如次。

除了有限的几分默写题,高考语文试题一般不直接取材于统编教材。毋庸讳言,高考试题的命制对整个中小学语文教学具有巨大的“示范性”“启发性”“导向性”,考什么就教什么、教什么就学什么早已是不少学校的做法。

有鉴于此,北京卷近几年的“课内外勾连”考题,恰好在如何有效回归整合课内教材资源方面做了非常可喜的尝试。再者,这种内外勾连试题本身又体现出最新《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所大力倡导的“专题”或“群文阅读”教学方式的良好态势,甚至可以说早已超前地渗透了《课标》所提“任务群”的新锐理念。这类考题语文学科的教育价值导向作用不言而喻。这类试题既可以启示广大考生——教材是有用的,命题有章可循的;又为高考命题视角的拓展与材料的遴选走上理性轨道做出有益尝试,以期告别过去那种“打一枪换个地方”式的随意随机的“捉迷藏”状态——原本就处于强势的命题者占有了更大的自由空间,而原本就处于弱势的应考者则逐之唯恐不及,“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疲于奔命,苦不堪言。

其一,单一勾连式,即课外一文勾连课内一文或一诗,主要由课外文言文向课内诗文勾连。如2014年第13题:欧阳修的《偃虹堤记》和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堪称姊妹篇,内容相得益彰。谈谈你从两篇《记》所抒发的为官情怀中获得的感悟)。课外诗歌向课内诗文勾连,如2015年第19题:欧阳修《醉翁亭记》描写了琅琊山的四时景色,表现了作者以山水自适、与民同乐的情怀。与之相比,苏轼这首《醉翁操》所描写的景色和表现的情怀有何不同?

其二,复合勾连式,即课外一文勾连课内两诗文。如2017年第17题:同样是描绘山峡,《晓行巴峡》与下列诗句相比,在运用意象、抒发情感方面有何不同?请结合诗句,具体分析。(6分)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郦道元《水经注》)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杜甫《秋兴八首》)。

不管采用哪种形式,勾连为突出诗文在意象、情感、主旨、手法等方面的异或同,或异、同兼顾。考查的直接目的就在于:由课外文本回扣课内教材,内外结合,相互比对,引导教学回归教材,帮助学生夯基固本。

突出了必备知识的掌握与关键能力的熟练运用。如2017年第17题,“同样是描绘山峡,《晓行巴峡》与下列诗句相比,在运用意象、抒发情感方面有何不同?请结合诗句,具体分析。”这里考查了必备知识“意象”,对什么是诗歌意象,常见意象有哪些,不同意象有什么样的思想情感寄寓等,以及如何通过意象来分析作品思想情感等关键能力都作了考查。而课外诗文的必备知识与关键能力,关键在教材,课内外勾连题的考查,强化了必须掌握教材蕴含的必备知识与关键能力的教学导向。这也是考生必须具备相应语文核心素养、核心能力的必然要求,也是高考这一选拔性考查中必然的要求。

突出了思维品质的训练与提升。课内外勾连的考查,其思维的核心是比较中的求同或求异思维。这要求学生在掌握必备知识和关键能力与素养的前提下,能敏锐、准确、深刻并灵活地筛选、概括、整合相关信息,全面而深入地理解、比较课内外作品的内容、艺术手法、情感意旨等,得出符合要求看法,并能简要阐述。这一系列的思维过程,检测训练的正是学生的思维品质。

突出了审美品位的培养与提高。课内外诗文的勾连与比较,思维上强化求同或求异,导向的不仅仅是思维品质的提升,还同时突出了审美情趣、审美品位的着眼点或归宿点。课内外诗文的勾连与比较,渗透的是比较鉴赏的思想,导向的是教学中对这一鉴赏思想的训练与运用,利于提升学生的审美品位。

优质高考作文命题,应该具备有效应对押题者的“意外性”“新颖性”,而不能让考生顿感 “似曾相识燕归来”。高明的作文试题,考生人人心中皆有,而人人笔下原无。由此看来,选拔性高考作文命题,要具有某种必须遵循的“限制性”,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话题背景或言说情境,让考生由此及彼、由局部到整体、由具体到抽象的引申发散,进而谋篇成文。一言以蔽之:高考作文要有内容、情境、文体等多方面的限制。

比如北京卷2005年的作文题,要求写命题议论文——《说“安”》。虽然该试题在当年遭到了相当严苛的否定,但笔者却认为这道题在引导作文教学回归正道方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众所周知,自1999年以后相当长的时间里,内容宽泛、文体不限的 “话题作文”命题形式风靡全国。2000年全国卷的“答案是丰富多彩的”就是典型代表。比起以往限制较多的作文命题来,“话题作文”确实给了考生较大的想象空间,也确实较好地调动起不同考生的写作潜能。但是,随着这种命题形式的持续风行流变,许多始料不及的问题也不断涌现,一种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想怎么写就怎么写的超自由的理念迅速蔓延起来。写作教学的规范性、规律性受到空前挑战。

这时的《说“安”》一题,无疑为当年沉迷于自由自在的“话题作文”梦幻里的广大师生兜头泼了一瓢警醒的冷水。它有力地告诫广大师生:高考作文是应该有明确限制的:能写什么,不能写什么;提倡什么,不提倡甚至反对什么,都是有明确底线的;选用什么文体,不能选用什么文体,也是有明确要求的——即使“文体自选”,也要选什么文体就要写得像什么文体,不能写得“四不像”。

不过,这样的“限制性”却一直备受社会各界诟病。殊不知,必要的“限制性”恰恰正是选拔性高考作文(乃至整个考卷)不可或缺的属性,没有“限制性”, “选拔”又从何谈起?同时我们还应该看到,适当的“限制性”也是日常写作教学(乃至其他学科)训练学生精细思维能力的重要因素。命题者把题目的外延限制在相对狭小的范围之内,让考生的思维聚焦在某一个“小范围”里,然后再进行精细的构思谋篇,在训练学生准确语言表达力的同时,也训练其敏锐精确的思维能力。说得再长远一点,这样的“限制性”写作也是一种特殊的意志品质的历练。试想,在考生迟早必然要面对的未来包括写作在内的社会生活中,各式各样的“限制”将是无可避免的;因此,学会在各种“限制”中锤炼意志、提升能力、追求成功,是现代青年学生必须具备的精神素质。

当然,与“限制性”相辅相成的另一面,是“开放性”。若没有“开放性”,作文题就会陷入死板的“封闭”状态,就缺失了构思想象的多维空间,也就很难激发起不同考生的写作潜能。在中小学日常语文教学中,我们同样需要自觉引导学生去把握好、处理好“限制性”与“开放性”的辩证关系,并在其中培育学生的语文智慧。

另外,近年高考作文命制中确实存在一种远离时代风云的玄虚化倾向,存在一种误导考生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空发思古情的倾向,存在一种过于注重“为艺术而艺术”的倾向。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即使是选拔纯粹的文学家,难道就可以“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吗?旨在为国家选拔人才的高考作文命题,难道不应该向立志成为各行各业建设之才的年轻学子明确昭示一种关注现实人生的价值取向吗?

2018年北京卷“二选一”中的作文题:今天,众多2000年出生的同学走进高考考场。18年过去了,祖国在不断发展,大家也成长为青年。请以“新时代新青年——谈在祖国发展中成长”为题,写一篇议论文。

也许有人会质疑:这样的作文题是否过于宽泛、过于政治化呢?其实,这样的疑问大可不必。高考语文考试,也可以看作是考生在基础教育阶段的最后一节语文课。在这样特殊的语文课上,引导考生思考一下个人与家国之间的关系,思考一下成长与环境的关系,有何不可呢?从写作技能本身来看,同样没有任何问题;大题可以小作,小题也可以大作,虚可以化实,实也可以化虚;写文章的关键不在于写什么题而在于怎么写。以“宏观”的国家发展作为背景,写“微观”的“我的成长”,完全可以写得具体充实。这样的试题,直面个人与国家的关系问题,带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既可以考查了考生的“简明、连贯、得体”的语文能力,又引导考生思考个人成长与国家发展的关系,引导学生关注他人、关注社会,关注自己与外部世界之间的联系,关注自我心灵世界的成长,从而激发关注当下现实的人文情怀。这种命题的价值取向是值得充分肯定的。这对今后日常中小学语文教学也有良好的导向作用。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关注现实与继承传统又是不可分割的。传统文化可以在时代浪潮撞击中逐渐与现实生活相融相合。追寻文化根脉,汲取传统元素,也是弘扬文化自信的当下极其响亮的呼声。高考作文同样折射出这一时代的文化气息:关注中华优秀传统的继承,正是高考作文命题的另一要旨。2014年北京卷作文要求考生对“老规矩重新被提起引起热议”的现象进行思考。 “写作是认识世界、认识自我、进行创造性表述的过程”,“写作教学中,教师应鼓励学生积极参与生活,体验人生,关注社会热点,激发写作欲望”,这是现今《普通高中语文课标(实验)》对日常作文教学指导的基本要求。由此看来,在语文教学中,如何引导学生关注社会现实,如何引导学生继承中华传统美德并在与时俱进中发扬光大;如何帮助学生及时建立起适应生活的新需要的写作意识,这不仅是高考作文命题鲜明的价值取向,同时也是语文教育教学应该恒久坚守的人文主题。

北京卷在作文“二选一”、名著阅读、“微写作”等多方面的命制尝试,也大都走在了全国各类选拔性命题的前沿,既“开风气”又“为师”,大有筚路蓝缕之效。

随着国家课程改革的不断深化,随着基础教育的不断发展,北京卷将持续与时俱进,向“立德树人”的教育总目标不断跋涉,不断展现出良好的专业引领功能。(作者单位:北京教育学院丰台分院中学教研室)

一百年前,我们的祖辈在《新青年》中呐喊:“以青春之我,创建青春之家庭,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青春之人类”;五十年前,我们的父辈在《青春万岁》中高歌:“我们有力量,有燃烧的信念,我们渴望生活,从来不淡漠”。是的,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青春,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际遇和机缘、使命和挑战。2018年6月7日走进高考考场的众多考生,他们生命中的18年,与新世纪的中国一路同行、成长,和中国的新时代一起追梦、圆梦。

2018年北京高考作文题“新时代新青年——谈在祖国发展中成长”引发了我们对这个问题的全新思考。高考作为立德树人一堂课的使命得到了最为有力的诠释。作为一名80后教师,伴随着我的00后学生备考一年中的一幕幕往事,又一次浮现在眼前,清晰可见,历历可数。

运用微信和学生、家长沟通,通过微信群布置作业、答疑解惑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今年5月,高三二模后,我接到了这样一条长长的微信:

“您好,田老师,我是丁丁妈妈,之前一直和她一起看您的朋友圈,丁丁是您的粉丝,基本您发的有意思、有意义的话,她都会抓屏保留为图片跟我分享。之前我跟她说过,将来从事对国家有益的事业,一个人要有情怀,活一辈子要做一些利国利民的事……”

家长私信给我,反映孩子的情况,早已是我工作的常态了。由于这几年我没有担任班主任工作,收到这样长的,涉及到孩子思想、理想方面内容的微信还真不多,它也就不由得引起了我深深地思考。

海淀区高三二模出了以“比亚迪”为材料的作文题,题目旨在引导学生以比亚迪公司的成长为突破口,对民族品牌、自主创新、新能源战略转型等问题进行深入思考,对以“比亚迪”为代表的实现成功“弯道超车”的当下中国有更为深刻的认识。二模中,作文写的整体并不是特别好。问题并不在于议论文的方法,临近高考,学生这方面的能力比较成熟。教研组集体讨论发现,主要问题就出在学生对当下中国认识不够深入。一谈创新,论据陈旧、老套;一谈现实,论述就流于表面、肤浅。在距离高考一个月的时间里,要不要给学生补上这一课,教研组展开了讨论。最后达成共识,为学生的精神“补钙”是不应该分时段的,是应贯彻在教育教学始终的。自古以来“文以载道”,语文老师面对这样的问题更是责无旁贷,更应旗帜鲜明。

高三后期时间紧,怎么办?几位青年教师想到了观看视频的方法。他们在《厉害了,我的国》《辉煌中国》《大国重器》等纪录片中反复遴选,这首先就是一个教师自我教育的过程。然后遴选最为直观生动反映新时代中国成就的内容,截取为15分钟左右的视频片段,《中国路》《中国桥》《中国港》《绿色家园》《科技创新》等等,利用课余时间为学生们播放。有的班同学把视频拷到班级电脑上,在课间休息时观看;有的班同学把视频放在网络空间云盘上,利用手机下载观看;有的班同学自己从网上下载了相关内容的解说词,放在班级群里,结合视频内容,作详细解读。

这条长长的家长微信,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发给我的。当时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们也有顾虑,学生们会不会看,看后又会怎样想。这条微信更坚定了我们的信心。“时光如水,日月如梭。时间总是按它的规律悄然运转,但它也总能够定格下那些重要的历史瞬间。”伴随着画外音主播浑厚有力的声音,一组组展现新时代中国辉煌成就的画面依次展开,特别是翔实的数字,丰富的资料,青年建设者铿锵有力的话语深深打动了学生们的心。很多理工科的学生,更坚定了他们利用专业报国的信念。曾经,我们的学生对这些内容不感兴趣;曾经,我们的教育工作者们把这些内容的教育仅停留在说教层面;曾经,金融、高管作为热门专业,让我们的高分考生挤破了脑袋。今天,在祖国发展中成长起来的一代“千禧宝宝”,让我们又看到了久违的属于青年人的激情与笃定。他们观看《辉煌中国》流下的滚烫的泪水,也深深教育了我们,让我们看到了00后一代,内心最线日,北京一零一中学的大礼堂内座无虚席。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年的毕业典礼,除了师生家长发言、颁发毕业证书等规定动作外,因2018年北京高考作文题的原因,郭涵校长的毕业寄语展现了极为特殊的力量,震撼了青年学子的心,她说:

在两天的高考中,你们以出色的成绩接受了祖国的检阅。它标志着同学们中学时代的结束,青春岁月新征程的启航。

2000年农历庚辰龙年,人类迈进新千年,中国千万“世纪宝宝”出生,其中就有在座的你们。2008年汶川大地震,你们感受了祖国的悲伤;北京奥运会,你们见证了国际盛会的辉煌。2013年“天宫一号”在太空为你们授课,航天英雄和你们天地对话,同学们少年意气,情思飞扬。今天的你们也在每天中午盘算着订一份什么样的外卖,是使用微信、支付宝,还是大众点评……。2018年“世纪宝宝”一代长大成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际遇和机缘、使命和挑战。请你们记住,你们生命中的18年是与新世纪的中国一路同行、成长,和中国的新时代一起追梦、圆梦。

“以出色的成绩接受祖国的检阅”,这些曾经多么熟悉的话语,激励了多少高考学子。近年来,随着高考录取比例的扩大,经济结构的转型,生活方式的改变,这样的口号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很多教育工作者出于不同的原因,说话已经不再是这个腔调了。但请潜心思之,这样的话语不正是高中教育、高考教育对于“培养什么人、如何培养人、为谁培养人”这一教育根本任务的有效回答吗?以出色的高考成绩接受祖国的挑选,投入到祖国的建设中,无论是在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不都同样重要吗?

是的,在一个伟大的时代里,走进新时代一定会幸福你一生,但同样,幸福的绝不仅仅是你个人,还应当有你的家庭、你的祖国。这是百年前《新青年》振聋发聩的呐喊,更是百年后新时代对新青年的殷切期望。对于这一点,一定不是像写一篇高考作文,聆听一次毕业演讲那样简单。这样的思考应当贯穿下一个18年的生命轨迹与实践,只有这样才能不负习的重要讲话精神——“广大青年在奋斗中释放青春激情、追逐青春理想,以青春之我、奋斗之我,为民族复兴铺路架桥,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作者单位:北京一零一中学)

最新发布热门标签点击排行社区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的通知》精神和要求,采…

专家评析高考语文北京卷:凸显北京特色 注重爱国情怀

中国网6月7日讯 高考语文已落下帷幕,各省正陆续公布语文试卷的内容。今年的北京的语文试卷整体思路如何?有哪些创新点?北京基教研专家认为,总体来看这份试题,保持北京卷的既有特色,立德树人,服务选拔,导向教学,同时,稳中求进,有所创新。

一、试卷具有鲜明的价值观导向,富含理想信念、爱国情怀的教育意义,注意贴近学生的学习生活实际。两道作文题,一个要求考生对“文明的韧性”这一深刻命题做出自己的判断和思考,一个结合2019年这一话题丰富,意义深远的年份,要求考生“2019年的色彩”为题表达自己的感受和认识。这样的作文,鲜明地体现着社会主义核心之价值观的在育人方面的引领作用,引导学生把自己的成长与祖国、时代结合起来,强调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非连续性实用类文本阅读,以城市化和生物多样性的话题为材料;文学类阅读,选取了《北京的“大”与“深”》,凸显北京特色,这两处选文,大处着眼,引导学生把自己的成长和自然、社会、国家相互联系起来。

二、重视语文基础,重视语文应用,重视经典阅读,重视思维发展。文言文阅读,更加重视语文基础,在文言文基本知识、基本能力的考查方面,创造性地把实词和虚词的考查覆盖在一道题里,选项增加,体现积累与整合的素养导向;11题,要求考生具体说明文言文中作者是如何逐层展开批驳,回归文体特征,突出对思维的考查。今年对《论语》的考查,是从同一语句有不同理解的角度,强调对名著文本的意义解读,突出《论语》中蕴含的儒家思想,渗透着对古人思想的领会与深入理解,要求考生能够面对经典名著有自己的独特体验,同时,也加大了对学生批判性思维的考查,更有利于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与理解。默写题,应用性考查由去年的1题增加到2题,且更为开放,这样的题,仅靠单纯的识记、理解还远远不够,必须能结合生活灵活运用,结合生活,表达自己的对社会、对人生的理解,展示自己的语文才华,很好的体现了语文教学中的人文内涵与实践性导向。

三、难度、结构保持稳定,落实减负要求。试卷结构与以往保持一致,题型基本稳定。有一些新的变化,试卷长度降低,字数比去年略有减少,题目数量在去年的基础上再减少1道,体现着“应试减负”,这是对当前转变教学观念,减轻学生过重负担的方向是一致的。

2019年北京语文试卷多重文本阅读考查,与整套试卷考查的指导思想保持一致,坚持“立德树人”的根本原则,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试题命制服务选材,具有引导教学的作用。

2019年高考多重文本阅读,选取了一组关于“城市化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的材料,这一话题与学生的生活息息相关,有较强的现实意义。学生在阅读过程,了解城市化对生态系统的深刻影响,关注城市化、关注生态,其实就是关注自己生存的环境,从而“树立生态道德意识,对生态文明建设、人与其他生物和谐共处、维护地球家园有所思考”,养成科学精神和社会责任感。

2019年高考多重文本阅读材料降为两个之后,三则材料的选材形式“卷土重来”,不过学生在这一部分的阅读总量并没有增加;值得关注的是,这一部分题目数量继2018年减少为7道之后又继续减少,2019年减少为6道。在没有增加阅读总量的前提下减少题目数量,无疑又进一步减少了学生的答题负担,题目数量的减少也给学生留下了相对多的思考的空间,这也启示教学要在提升学生阅读质量、提高学生思维品质上多下功夫。

2019年与往年相比,从试题考查题型,仍然是客观题加主观题,6道题目有客观题5道,主观题1道。客观选择题考查的主要能力基本稳定,主要考查对文本内容的理解、分析分析能力,需要学生依据题目的要求或者根据一定的阅读目的对文本中的信息进行筛选、整合、归纳、分析,这是学生进行语文阅读的基本能力。因此,日常教学要从文本出发,加强学生语文阅读能力的训练,同时要进一步提升学生的思维能力,特别是对文本的信息的辨析、评价、感悟能力要有所加强,提升学生语文学习的综合能力。

2019年多文本第6题,就是一道具有较强的综合性题目,它要求学生根据一定的阅读目的“就城市化与生物多样性的关系”,来辨别“三则材料分别表达了什么观点”,同时要学生借助文章的“观点”来谈谈自己所获得的启发。这一题目需要学生对文中的信息进行比较辨析,并能根据自己的阅读理解、结合自身的生活来谈自己的阅读与生活体验,具有较强的综合性。

总之,2019年语文多重文本命题,坚持立德树人的导向,不仅考查语文知识和能力,同时具有价值引领和教学引导作用,通过考试评价,让学生知道“能做什么,下一步怎么做”。

文言文阅读6道试题同样具有“稳中有进”的特色,既保持了测试材料与内容的稳定性、基础性,又在测试形式上展现了一定的创新性。

测试材料体现稳定性、育人性。第一个测试材料与往年一样选择了议论性文本,柳宗元的《非国语》文字平易又富有哲理,对于过度解读自然现象的观点提出批驳,论述层次清晰,蕴含着朴素的唯物主义思想。这一测试材料保持了文体的稳定性,对于培育学生独立思考、辨析质疑的理性精神更具有积极的意义。第二个测试材料选择的依然是《论语》经典章节,内容涉及立志修身、正确处理义利关系等话题,潜移默化地引导学生自觉砥砺自我人格、培育正确人生观价值观。

测试内容具有稳定性、基础性。6道试题的考查均指向必备知识与关键能力,第7题考查“特”“抑”等常用词汇,第10题考查“无取乎尔”等常见句式,第11题要求说明“如何逐层展开批驳”,对文本整体思路与观点进行梳理概括,第12题考查“其道”内涵及其中蕴含的思想,6道试题全面覆盖了《考试说明》要求的文言词汇、语句理解、文本内容概括、文化经典作品基本内容及主旨的整体把握等基本考查内容,且依然侧重考查在具体语境中推断与准确辨析文意的能力,既保持稳定,又体现文言文与文化经典作品阅读的基本能力考查。第12题对于“其道”不同解读的考查对学生扎实深入的文本阅读与探究能力也提出了要求,对于一线的名著阅读教学具有良好的导向作用。

测试形式稳定中有创新。第7题将实词与虚词考查融合在一起,且涉及8个词语的理解,并在选项中给出了四个组合。这样学生答题时不必纠缠于静态的语法知识,只需专注于在具体语境中推断与辨析词义即可。这样的测试形式不但提高了区分度,而且对一线文言文教学不作过于琐碎的语法知识教学同样具有积极导向作用。

测试材料选择了宋人陈与义咏墨梅的两首短诗,理解难度不大,诗风清朗明快,涉及传统文化中重要元素梅花与墨梅画独特的审美价值,既有利于传统文化的传承与理解,也有助于培育学生良好的审美素养。

测试内容与形式也保持稳定。3道试题涉及古典诗歌内容的理解、作者情感的体察、表达技巧和意境的赏析等基本考查内容。15题的考查指向两首诗的理解与对比,这样的测试形式在往年试题中也多次出现。在这样的稳定性之外,与测试材料匹配的对审美素养的考查,则表现出今年试题新的追求。第16题诗文默写的四道小题,前两题提供的依然的是简洁而精当的学科认知情境,让学生在答题的同时学习必要的文化常识;后两题则设置了具体的社会生活情境,第(3)题要求学生根据书斋名称提取相关诗句,第(4)题给出更为开放的应用情境,要求学生用古诗文名句表达想法,两道小题对引导学生成长为具体生活情趣和民族文化底蕴的人有积极影响,更体现了命题者强化学生语文应用能力考查的追求。

第四大题的材料选自现代文学研究者赵园的散文,北京的“大”与“深”这一主题与考生的成长环境、生活体验紧密相连,考生在阅读过程中通过感受、认识、发现自己生存的这座城市的文化气象和精神风度,可以进一步加深对北京、对在北京生活的人的人生境界的理解。材料引导考生在北京大气、包容、平和、充满活力、与时俱进等品格的滋养下,更加热爱自己生存的这片土地,自觉构建自己的精神故乡;在引导考生深层思考个人与社会的内在关联上,也有一定的启发作用。

试题的命制同去年相比有继承也有发展。“继承”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坚持北京卷文学作品阅读避免碎片化考查,注重整体把握、综合考查的特点,如第20题考查对北京的“深”的理解;其次是突出学科特色,关注对文学作品的语言内容和语言形式的考查,如第17、18题;第三是将阅读与学生的生活联系起来,体现语文学科的育人价值,如第21题。“发展”表现在两个方面。一,进一步减轻学生负担,提高试题的区分度:整个大题减少了一道主观题,增加了一道客观题,既减少了学生书写的时间,又有利于提高整个大题的区分度。二,21题在2018年试题引导学生联系个人体验来阅读的基础上,进一步启发学生感悟生活、深入思考,“由表及里的感知方式”的提示语更体现了对考生阅读过程中思维方法的指导,帮生结构知识、形成较为深入的认识。

1.以文本为载体,引导学生热爱生活、理解民族文化,丰富精神世界,在充盈的家国情感中把握时代脉搏,将个人的成长与社会发展联系起来,发挥语文学科的育人价值。

2.文学作品的阅读要坚持立足语言,深入把握作品语言内容和形式的特点,在多种情境的阅读任务中发展学生审美、思维、文化等核心素养,避免碎片化解读和标签化认识。

3.尊重学生的生活和阅读体验,关注阅读过程中方法的指导和相关思维能力的培养,从而帮助学生不断优化自己的阅读策略,自觉将文本阅读与生活建立联系,从而深化对“小我”与“大我”的认识。

今年微写作依然保持“三选一”形式,三道题均以《考试说明》所定名著阅读内容为依据,富有创意地命制出来。该题型已是第六次出现在北京高考语文试卷上,在彰显检测学科核心素养的基础上,既展现出不断焕发着的创新韧劲,又体现了保持试题连续性的稳定。这让考生既有选择自主权,也利于考生的心理稳定,利于考查学科关键能力,更体现出良好的人文关怀。

第一道题要求考生从《呐喊》中任选一篇作品印象深刻的结尾,带来的启迪?要求复述大致内容,陈述理由。题目的内容有选择性,《呐喊》的任何一篇均可,具有自主开放性;又加以适当的限制,必须是“结尾”,且要求复述大致内容,写出自己的启迪,又具有适度限制性。

第二道题要求考生在《红岩》《平凡的世界》《老人与海》中选择一个“内心强大”的人,写出其“内心强大”的表现。较之第一题,提供了三部作品,选择的空间更大;而不同的考生在选择人物以及挖掘人物“内心”的深度方面,自然千差万别,也就很好地考查出不同考生的能力水准,利于人才的选拔。

第三道题,要求考生从《边城》《红楼梦》中,选则一位“心清如水”的人,然后写一首诗或抒情文字予以赞美。如果说前两个题目侧重对考生理性思考力度的检测,那么这一题则旨在检测考生的感性才情,以及对经典文学作品的审美情感的细腻把握与品味。两类能力的考查,相得益彰。

“微写作”,具体而微,是一种适应现代社会生活的写作形式,而又与名著阅读紧密结合,同时兼顾了考生阅读素养的检测与助推。三道试题巧妙设置了真实的阅读与言说的情境,让不同层次的考生都有话可说,既不难为考生,又很好地解决了名著阅读考题向来难以检测考生是否“真读”的问题。从表达方式上看,可记叙,可议论,可抒情,丰富多彩,立足于语文学科特色的彰显,立足于语文学科命题学术品位的坚守,利于人才的有效选拔,具良好的学科教育教学导向作用。这实在是是全国高考命题文化中的一道独特风景,是北京高考语文试题命制的一种成功经验,也是对国家学科考试测评教育工作的重要贡献。

今年高考的大作文依然考查了北京考生熟悉的两种文体:议论文和记叙文,一个侧重理性,一个侧重感性。适合不同类型的考生,既完成了对考生学科关键能力的有效检测,更让考生经受了一次富有人文关怀的人生历练。

当前宣传工作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兴文化”。兴文化就是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活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大作文第①题“文明的韧性”,引导考生深入领悟中华文明“韧”的精神内核,通过对中国历史的回眸、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现实需求的思考,激发其领悟中华民族的品格与精神,加深对中华文化的理解与认同。题目提示考生可以从中国的历史变迁、思想文化、语言文字、文学艺术、社会生活及中国人的品格等角度加以多维度联想思考。考生可以联想到“精卫填海”“愚公移山”“夸父逐日”等神话,联想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等名言警句,以领悟中华民族一贯崇尚的“韧”的精神;考生还可以调动思想文化积累,体会革命先辈为救国图强,建立新中国百折不回、九死未悔的英雄主义,体会新时代建设者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艰苦奋斗、奉献创新的理想追求,从中领悟中华文明一脉相承的“韧”之文化根脉。题目要求考生能够从大处着眼,从小处入手,让不同层次的考生能有话可说,激发他们的写作潜力。

大作文第②题“2019的色彩”,要求考生选择一种色彩,用形象去表达对2019年的感受和认识。2019年是有特别意义的一年:这一年是五四运动100周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是澳门回归祖国20周年;2019年身边也有许多重要的事件发生;2019年也是考生人生中非常重要的时刻:众多考生迈入成年,经过高考选拔,即将进入大学,开启新的学习生活。题目引导考生将自身的成长置于国家发展前进的历史进程中,在时代发展的宏大背景下,以一种家国情怀,思考青年的时代责任和历史使命。同时,题目要求考生将这种思考赋予一种色彩:可以是代表收获与辉煌的金黄色,可以是代表热烈与激情的鲜红色,可以是代表希望与繁荣的绿色,可以是代表高尚与宏远的蓝色……考生可以讲述故事,也可以写抒情散文,给形象思维能力强、文学表达水平高的考生预留了足够的展示空间。

两道作文题对日常写作训练的价值导向清晰明确。北京高考试题这种强势的特殊“媒介”,有力地启示我们,这些作文题又都与考生的生活经历和人生体验息息相关;语文教学必须要关注社会现实,决不能躲进远离生活的“象牙塔”里。我们首先可以从中得到一种基于“立德树人”的价值取向:引导学生积极展现出健康向上的精神风貌,培育学生关注社会现实的人文情怀。北京卷在作文“二选一”“微写作”这种形式的写作命制尝试,都走在了全国各类选拔性命题的前沿,既“开风气”又“为师”,又有筚路蓝缕之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