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华东交大成人高考招生网

北大将全面停止学历继续教育 浙大:不受影响继续招生

近日,北京大学在其2016年继续教育总结交流会上宣布,自2018年起全面停止该校夜大学、网络教育、自学考试等各类学历继续教育的招生工作。

成人自考、成人高考(包括函授、夜大、电大等教学形式)、网络远程教育同属成人高等教育体系。这些教育模式由教育部批准,所颁发的学历证书国家承认其有效性。

北大副校长高松表示,在高等教育普及化的背景下,北大学历继续教育逐步完成历史使命,相关单位要积极稳妥做好收尾工作。在未来发展上,北大继续教育要增强质量意识,巩固品牌形象,规范办学行为,维护学校声誉。北大继续教育部部长刘力平告诉钱报记者,北大要全力冲击“双一流”大学建设,精力有限,无法兼顾所有类型的教育业务。

记者了解到,北大继续教育可追溯到1918年,当时的北大校长蔡元培首开中国普通高等学校举办继续教育的历史先河,创办了“校役夜校”和“平民夜校”,为在北大工作的工友及社会贫民百姓提供了进入大学的学习机会。新中国成立后,北大的函授、夜大学、成人脱产班、现代远程教育等继续教育为社会培养了大批有用人才。

北大并非第一个停止学历继续教育招生的院校。早在2005年,清华大学就停止了现代远程成人专升本学历教育的招生工作。此后清华继续教育学院定位于非学历教育,以开展各类非学历教育培训为主。

钱报记者了解到,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高校的继续教育学院2017年仍将进行正常的学历教育招生。

上海交大继续教育学院的学历教育包括成人自考、成人高考和网络教育,学院老师告诉记者,目前这三类都还可以报名,“以后政策如何变化尚不清楚,要报名的话就得尽快了。”

浙江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分为成人教育学院和远程教育学院,两者都提供学历教育。学院每年春秋招生两次,每次招万余人。顺利毕业的学生,可以获得成人教育学士学位,这是国家认可的正规学位。

学院老师说,目前浙大还没有收到任何停办或减少招生的通知,2017年的招生会照常进行。打开浙大远程教育学院的首页,上面有一个醒目的飘屏,写着“远程教育2017春报名开始啦”的广告,十分醒目。

记者了解到,浙江大学、清华大学、北京邮电大学、湖南大学是教育部首批开展现代远程教育的试点高校,至今共有68所部属高校参加了试点。

在高考还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年代,学历继续教育为很多人提供了接受大学教育的机会,圆了他们的大学梦。

浙江省教育厅高教处副处长祝鸿平记得,继续教育的鼎盛时期是在二三十年前,当时报考的人非常多,社会需求十分旺盛。

但现在,大学扩招,高考录取率不断提高,上大学对学生们来说已是稀松平常的事。2016年,浙江省报考普通高校和高职单考单招的考生共有30.73万人,实际录取新生总数为27.56万余人,总录取率达到89.7%。

因此,在高等教育逐渐普及的情况下,继续教育的生源难免逐渐下降。除了人数减少,生源的学习能力也大不如前。祝鸿平说,同样一所名牌大学,学历继续教育的毕业生和全日制本科的毕业生,整体的素质水平肯定有很大差别。

继续教育学历证书虽然受到国家承认,但一直得不到很高的社会认可度,甚至遭到诟病。一般来说,成人自考、成人高考与网络教育所拿学历含金量和社会认可度,依次递减。

砸牌子的除了良莠不齐的毕业生,还有各种各样的招生乱象。当年清华大学停止开展学历继续教育时,给出的解释是“根据人才培养发展定位需要”。对此,当时的清华远程教育上海教学站站长高波则更加直白地道出原因,“不要让网络教育砸了清华的牌子。”

在搜索引擎上搜索“继续教育”、“成人教育”,立马跳出让人眼花缭乱的广告。要想在广告里找到一个官方的、正规的网站非常困难。不少招生机构都打出“包过”、“包毕业”等字样,吸引生源。其中,网络远程教育是重灾区。

不少高校的继续教育学院会跟第三方机构合作,高校难以规范机构的招生,难免引发各种乱象。而机构种种不规范的行为,最后还是由高校来买单,受损的是高校的名誉。

针对乱象,教育部曾多次发布高校网络教育招生预警,提醒广大考生及家长:考生报考时不要轻信一些网站“包过班”等虚假宣传,要直接与教育部公布的有资格的现代远程教育试点高校联系报考。

在继续教育的专业上,教育部也做出了相应的限制。2016年12月,教育部发文规定,普通高校将不再举办本校全日制教育专业范围以外的学历继续教育。

这是教育部规范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专业设置的首份文件,要求对现设的本、专科专业进行梳理、调整和规范,自2018年起,新入学的学生全部按照目录内专业进行招生。

1950年,中国人民大学根据教育部要求,率先开办夜大学。1956年,教育部决定自当年秋季起在复旦大学、北京大学、厦门大学等综合大学举办函授教育。自1957年至1966年,高校函授教育、夜大学发展迅速,仅北京就有21所高校举办。

1966年至1976年,成人教育受“”影响,基本处于停滞状态。1980年,国务院批转教育部《关于大力发展高等函授教育和夜大学的意见》,指出“高校的函授教育和夜大学要有一个大的发展。”高校成人教育得到迅速恢复和发展。

1990年开始,国家针对一些学校“乱办学、乱收费、乱发文凭”的问题进行治理整顿。1995年-1997年,在高校进行成人教育的办学水平、教学质量评估。高校成人教育招生在进一步规范化的同时,加大了向从业人员的倾斜,建立了学历证书、专业合格证书和单科合格证书三种制度。

1999年,国务院批转实施教育部《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其中高等教育大众化、现代远程教育和终生学习体系建立等,为高校成人教育指明了方向。高校继续教育在实践中形成了自己的办学特色:以在职从业人员为主;有一套适应成人考生、体现成人教育特色的招生考试制度;国家财政投入较少;办学形式灵活多样。

随着高等教育在中国逐渐普及,高校继续教育在高校建设中的比重逐渐降低,教育部门和高校正在摸索继续教育全新的发展模式。

上海高考改革实行“一年四考” 春考受争议

[导读]在市教育考试院相关负责人眼中,上海的高考不单单是4天后将举行的秋季高考,还包括春季高考、专科自主招生、三校生高考。分层分类的“一年四考”,令更多考生找准方向。

如今,上海已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当十余载政策布局挥别“一考定终身”,高考改革将剑指何方?

在市教育考试院相关负责人眼中,上海的高考不单单是4天后将举行的秋季高考,还包括春季高考、专科自主招生、三校生高考。分层分类的“一年四考”,令更多考生找准方向。

春季高考2000年1月25日,上海在全国首批试点春考,考试对象以往届高中毕业生为主。最鼎盛期,共有十多所高校参与招生,2000多个招生计划,与之相应,考生也曾一度超过万人。然而,随着考试方式的多元及名校相继退出,春考吸引力有所下降,同期试点的北京、安徽、内蒙古三地叫停,仅剩上海“坚守”,但参与院校、考生人数等已大幅下降。今年,上海师范大学、上海工程技术大学、上海商学院、上海杉达学院、上海师范大学天华学院等5所高校继续参与,招生计划共260名,如此低数量、小规模,形同鸡肋,亟待“华丽转身”。目前,本市正在寻找提升春考吸引力的有效方式,并希望能从“向应届高中毕业生开放”、“推出热门专业招生计划”起步,促进形成考生积极应考、学校积极参与的良性循环。

专科层次自主招生改革试点高考竞争的重心逐渐从“上大学”转移至“上好大学”,而地方高职院校的选拔功能逐渐弱化。对此,上海的思路是“解放两端、稳住中端”,鼓励研究型大学和高职高专院校探索招生新模式,直接促成“高校专科层次依法自主进行入学考试、自主确定入学标准、自主实施招生录取”的破冰之举,为一部分较适合专科教育的学子早早解了“高考的绳索”。2005年至今,每年有1万多学生报考。去年起,首次实行应届高中生凭学业水平考试10门成绩即可申请入学,甚至不用像往年一样参加文化考试。今年参加招生的学校已增至33所。未被录取的考生,还可继续参加当年高考。

“三校生”高考三校,指技校、中专及职业高级中学。应届三校毕业生可选择参加5月份举行的高职高专统一招生考试(俗称“三校生”高考)或6月份举行的普通高考,两者只能择一。已经参加3月部分高等学校专科层次依法自主招生考试并被录取的考生,不得再报名。

秋季高考因何“降温”?人数分流以外,高校自主招生让更多学生带着校内加分或预录取通知单走进考场是更重要的原因。当“裸考”(即不享受高校录取时的优惠政策,仅凭高考成绩争夺高校、专业招生计划)减少,整体“紧张度”有所降低。

2003年,全国22所高校获准可按当年招生名额的5%进行自主招生。随着生源争夺加剧,各校在自主招生方面不吝给出校内加分等“胡萝卜”。

2006年起,、上海交大进行的“预录取”式自主招生探索,通过“自主笔试+面试”的方式,每年在上海各自预录取数百名考生。探索试行之初,这些考生须参加高考并过当地一本线,才能被正式录取。后偶有学生高考成绩未过线,高校考察其潜力后,也不乏被破格录取者。

值得一提的是,当6月不再“局部高温”,决定考生是否能告别“裸考”的各校自主招生选拔测试,成为比高考更热上几分的社会热点。其选拔标准、测试方式等核心机制,也在褒贬争议声中不断调整。去年起复旦、上海交大等针对有志于基础学科或科研创新的优秀学子,推出“免笔试”政策。今年三大联盟考试科目均减至两门。

曾有高校开始思考让高考和自主招生合二为一,即将前者作为报考大学的“自主招生笔试”,学校可以根据高考成绩设定进入面试的“门槛”。但有专家认为,此举在时间安排上存在硬伤,高考6月底才出成绩,其后高校要完成报名、审核、面试等一系列环节,并不现实。

一种可行性更强的方案:上海现行“高中学业水平测试”调整难易度,即可对接高校选拔时所需精度,成为代替额外笔试的优选。

每年高考成绩公布当夜,市教育考试院有关负责人答记者问时,都会提到插班生、成人高考、自学考试等多种途径。采访中发现,不少考生曾以为那些只是“安慰剂”,事实上,这些“上匝道”,让许多人从高考、甚至中考的失意中挣脱,驶上通往高等教育的直路。它们也都是传统认知中“一考定终身”的减压阀之一。

中高职贯通2010年起本市探索中高职教育贯通培养模式,学生报考中职校,就读3-4年后,如考核合格直接升入对口的高职校,2年后即可毕业,并获得相应学位证书。在此基础上,学生能通过专升本考试获得本科学位,还可报考专业硕士。这已成为本市培养高技能人才的重要途径,也为不少学生架起了全新的成才“立交桥”。

插班生考试 沪上高校“插班生”考试自2000年起推出,为国内首创,至今已走到第13个年头。参与其中的高校基本为重点大学,选拔对象为本科院校一年级学生,考试内容和录取方式均由高校自主确定。试行第一年,就有复旦、上海交大、同济、华东师大、华东理工、上海财大、上海大学等7所高校参加,后参与学校屡有变动微调,但对学生吸引力仍然较大。仅2011年一年,就有近400位高考曾失利的大一学生,获得第二次机会。当年有招生计划的高校,一般5月底接受报名,8月上旬完成选拔录取,9月获选插班生入校二年级就读。

成人高考上海成人高等教育在校生规模近20万人。成人高考的招生类型分高中起点升本科、高中起点升专科和专科起点升本科三种。去年参考人数达6.5万人,其中非户籍考生2.5万人。由于在沪参加成人高考,没有户籍限制,一般只要单位出具工作证明,参加成人高考成为越来越多外来人员圆梦高校、融入城市的途径之一。

自学考试上海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历经30多年的发展,已从单一的学历考试发展成为多层次、多类型、多规格、多功能的教育考试制度。目前,全市共有19所主考院校、97个专业,至今已有超过20万人借此完成高等教育。数据显示,去年10月在沪自考人数6.7万人,超过秋季高考的5.5万人。与此同时,“学历证书+职业资格证书”的“双证书”专业日益成为各校自考专业中的报考热点。随着涵盖成考、自考的上海终身教育体系日趋完善,让教育资源化为“一湖活水”,并不遥远。